字花 [2022年11-12月號 第100期]:一〇〇 從零到一

點閱:1

並列題名:Fleurs des lettres

作者:《字花》編輯室編輯

出版年:2022.11-12

出版社:水煮魚文化出版 春華代理發行有限公司發行

出版地:香港

格式:PDF,JPG

附註:雙月刊

● 本書因出版社限制不提供朗讀功能

● 本書因出版社限制不提供繁簡轉換功能

本期內容簡介

但繞了一個圈又不算原地踏步,我們起碼畫了一個圓。還記得十六年前,《字花》的誕生是一件盛事,我也被新穎的氣質、能量充沛的突進姿態吸引,馬上成為忠實讀者,後來獲得發表的機會,再有幸加入編輯團隊,一晃眼六年,途中經歷多次改版和人事流轉。這個圈,其實走得一點也不輕巧流暢,更多時候是遲疑、蹣跚、摸索。或許是時候畫另一個圓圈。──關天林〈循環(再造)史觀〉
 
專題「一〇〇‧從零到一」
•除了邀請現任編輯和讀者分享最喜愛的一期之外,還有前編輯袁兆昌、黃靜、謝曉虹、羅樂敏等等,分享在《字花》工作期間的感受和編輯心得。
•採訪一直同行的文藝夥伴,了解他們在寫作、文藝教育推廣路上的看法,有周漢輝、劉綺華、文於天作出階段性回顧和展望,一直在社區推廣文藝的作家李維怡細訴苦與樂,以及兆基創意書院的老師分享多元教育的經驗。
•邀請駱以軍、鴻鴻、呂永佳、梁匡哲重新演繹《字花》過去的專題,為回顧注入新意。
•《字花》為了慶祝一百期,特別舉辦「量詞一百」徵稿,反應熱烈,選出陳李才、枯毫、萍凡人、黃可偉等的作品。
 
專欄及起格
•  三位居台女作家,游靜、曹疏影、梁莉姿帶來各異其趣的專欄。曹疏影書寫香港其中一個離島Lamma,小島自有獨特的規矩和格調。游靜《短毒》是全新連載第一回。
• 廖偉棠以「 再見朋友再見」為題,寫出一個與香港若即若離,在身份與思念間周旋的科幻故事。
•  詩人洪慧、胡惠文、周丹楓、淑清、蘇棓椏的詩作各出奇招,讓讀者大飽詩福。
•  解像為大家帶來穆時英及電影《廣島之戀》的評論,何嘉淇剖析穆時英殖民色彩濃重的作品,將摩登或西式的異域結合的「病態式愛戀」的主題,以及其中的現代情慾觀;知日從《廣島之戀》反思記憶與遺忘。
 
《花字》
• 採訪《緣路山旮旯》男主角岑珈其,由詩人、作家李顥謙執筆,探討他的演員之路,在多年堅持背後的心聲和寄望。
• 跨界專欄倚音邀來詩人飲江,與音樂家江逸天及畫家高立深度對話。
• 土尋香訪問One Day,探尋本土香水品牌故事。
• 插畫家「雞蛋配鼓油」及「Venus」繪畫五格漫畫,兩位風格迥異,又帶有幽默感的作品刻畫香港日常。
• 訪問台灣演員兼作家的鄧九雲,了解跨界藝文工作者的身份掙扎。
• 《正義迴廊》口述影像節錄,這部電影也是香港首部有口述影像正場的三級片。
•更多精彩內容包括:何倩彤專欄「詞語蔓延」、陳嘉銘書寫電影中的流行歌、謝傲霜談台灣日用飲食、何阿嵐談濱口龍介……
 
雜誌簡介
 
香港文學如何可以在更良好的土壤上開出更出人意表、令人不敢逼視又難以漠視的花朵,數十年來無數關懷文學的人均念茲在茲。2006年,《字花》正式誕生,並致力以更張揚鮮明而大規模的方式去建設香港文學——是的,我們年輕而且微小,卻抱持重要、真切而且合理的願望。《字花》的編輯及設計人員,均是出生於七十年代末,未滿三十的年輕人。在組成《字花》之前,我們都只是零散的散兵游勇。而我們願意結集在一起,其原因有二:一,在創作及學習文學的過程中,我們找到了讓自身得以呼吸生長的空間,並收穫了豐盈幽微莫可名狀的樂趣,這樂趣甚至維持多年而不見褪減——是以我們企望,其他人也可以在文學中體味到類似——或迥然不同——的樂趣。同時,我們也發現這社會比以前更需要文學,因為我們看到,愈來愈多平板虛偽、似是而非、自我重複的話語滲入無數人的生命,同時香港社會的隔膜與割裂愈來愈大,各種無形宰制日趨精微而無所不在。而文學,正是追求反叛與省察、創意與對話的複雜的溝通過程,我們的社會需要文學的介入。
 
與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資助目標吻合:《字花》將是一本高質素的綜合性雜誌,我們將竭力以自身所知所學所感所能,將高水準的作品呈現於讀者眼前。我們相信,創作應該是多元的美麗,評論應該是尖銳的交流,設計風格不是外在的末節而是表達態度的核心之一——三者聚合一起,連綿地碰撞我們自身與社會及時代的局限。《字花》力圖打破各種局限,如果年輕是代表勇於嘗試和更新,我們願意宣稱自己是年輕的;然而惟望各位相信,年輕不等於幼稚,活潑不等於輕率。高質素的文學雜誌不等於某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拒人千里,始終希望以跳脫活潑的形象,與讀者及作者一同向未知的世界伸手、探入。我們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,我們與我城的人一樣,在城市中浮游:思考、行街、唱k、論辯、運動、購物、抗議、設計微小的裝置以觸發自我的流動。你可以想像幾乎已經不年輕的年輕人,以非常嚴謹的要求為基礎,去表現恣肆的活潑嗎?其實,這樣弔詭的文學工作者在歷史上不可勝數,是他們的弔詭,繪出了文學的豐富。因此,《字花》是具有野心的:我們會以自身的最大能量去推動幫助我們成長的文學藝術之發展,立足於我們成長的城市和時代,主動尋求兩岸三地的思想和作品交流,面向具體地多元變易的全球世界,指劃一個更具能量的未來。《字花》更將盡力照顧本土出版事業,關注發行與推廣;因為,對本來與文學並不親密的陌生人,我們將會花最多心力,以試圖拉著他們的手。
 
《字花》知道這些目標之巨大與我們力量之微小。然而,《字花》知道,《字花》並不是在一無所有的貧土上成長。因為我們心中所想的,恰如許多先於我們站出來建設文學的先行者。在這個意義上,《字花》從不孤獨,而且相信連結——各位的支持,《字花》銘感於心。《字花》輕快地笑著,說:我們會做得比你們所想的更加多,我們並不止於你所看見的樣子。《字花》是一個「不可能」的嘗試,但正是因為我們實際地考察各種具體的需要,才會要求看來不可能的東西。我們的努力,終會在無邊際的天空裡,造成持久的爆炸。一切已經開始。
  • 啟首語/關天林
  • 現役之選 我最喜歡的《字花》專題
  • 香港偏偏見 Lamma,走到海邊再回來
  • 大商場 KFC會
  • 短毒 (一)上帝之鞭
同書類書籍